马山县2020年一季度经济运行报告及二季度运行支撑分析

发布时间:2020-04-29 11:00  来源:马山县统计局 【字体:    

马山县2020年一季度经济运行报告及

二季度运行支撑分析

(统计局 2020年4月28日)

 

一季度,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县委、县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阻断了疫情在部分乡镇的传播,防控工作取得初步胜利。进而加快推进复工复产工作,投资、农业和工业逆势增长,社会和经济秩序趋向稳定和正常。根据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2020年一季度马山县生产总值为20.60亿元,同比增长-2.9%;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是4.34亿元、4.50亿元和11.77亿元,增速分别是3.0%、-10.7%和-1.1%;三次产业结构比是21.1:21.8:59.1。

一、一季度拉动增长的4个行业和投资情况

1、公共管理、教育和卫生等非营利性服务业行业较快增长。一季度,公共管理、教育和卫生业的劳动报酬增速分别是33.7%,14.5%和7.4%,这三个行业分别拉动GDP增长2.1、0.9和0.2个百分点。非营利性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动力,拉动了GDP增长3.2个百分点。

2、规上工业增加值逆势增长。规上工业增加值实现2位数增长,同比增10.2%,遏住经济了大幅下滑的态势,拉动了GDP增长 0.4个百分点。

拉动规上工业产值增长有三个因素,一是三家新入库企业(凯林木业、亚大科技和万赢茧丝绸)拉动59.6个百分点;二是远洋工贸(酒精生产)带动拉动34.9个百分点;三是南华糖业入厂原料蔗增53.0%,并将半成品生产改为可直接销售的最终商品,加长了增加值链,拉动产值增长131.9个百分点。这三个因素不但抵消了水电、石墨制造、塑料制品、造纸和淀粉行业的下滑不利影响,使得规上工业取得了2位数增长。

3、农业生产平稳增长。农业总产值增速3.7%,拉动GDP增长0.5个百分点。从拉动农林牧渔总产值增速看,木材采伐量18.9万立方米,同比增长18.4%,拉动3.1百分点;水果产量3.08万吨,同比增长11.7%,拉动产值增长1.9个百分点;蔬菜产量6.77万吨,增速长4.7%,拉动产值增长1.2个百分点;家禽出栏102.3万羽,同比增长2.1%,拉动产值增长0.3个百分点。

4、金融业向好发展。金融机构各项存贷款余额增速7.4%,拉动GDP增长0.2个百分点;

5、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快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0.0%,按照5000万以上、5000万以下和房地产项目类型分,项目的个数是(25个,75个,11个,共111个),项目的比重是(43%,40%,17%),这三类项目的增速分别是-20.2%、65.7%和28.7%。增长的主要动力是5000万以下项目的增长,民间投资、工业投资和第三产业投资也有积极的表现,增速分别是36.9%、488.2%和1.7%,占投资比重分别是46.1%、31.0%和58.6%。极大地稳定了就业状况和遏住建筑业下滑态势。

二、一季度拉低经济增长的5个行业

1、商贸业深受疫情打击。批发和零售业增加值增速-42.6%,拉低GDP增长2.7个百分点,其中零售业拉低2.5个点,批发零售业占GDP的比重是6.4%,故对经济增长影响很大;在库零售业企业社销下滑原因有,一是退库企业下拉53.9个百分点;二是汽车销售企业下拉8.8个百分点。

2、建筑业复工复产不理想。本地建筑业产值0.63亿元,增速-25.4%,拉低GDP增长1.8个百分点。

3、规下工业影响工业增长。规下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9.0%(全市统一核算),比如制造业,规下增加值的比重达到65.1%,拉低GDP增长1.0个百分点。规下工业占比大(去年是按照25%计算)的原因是,衔接四经普数据出现的波动。

4、住宿餐饮业跌入低谷。住宿餐饮业营业增加值增速-62.5%,拉低GDP增长0.8个百分点,其中餐饮业拉低0.78个百分点。

5、营利性服务业经营单一,市场波动大。市场服务中心主营业务收入增速-54.4%,拉低GDP增长0.6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疫情期间,一是市场摊位租金延期收取;二是关闭活禽交易市场,市场管控未完全放开;三是让利个体户等。

三、二季度“负转正”的支撑分析

通过认真分析各个行业的复工复产情况,结合国家统计局新的地区生产总值核算制度的规定,研判2季度的生产走向是逐步走出疫情的态势,预判2季度单季恢复正增长至3.1%,刚好填补了一季度下滑的增加值,上半年累计增长有条件“负转正”,实现GDP增长0.1%以上。

从对GDP贡献增长的行业看,首先是公共管理、教育和卫生,这三个对增长贡献最大的非营利性服务业,分别拉动GDP增长1.9、0.9和0.2个百分点,合计GDP增长3个百分点;其次是农业,预计上半年农业总产值增长3.9%,拉动GDP增长0.7个百分点;三是工业制作业、居民自有住房服务、金融业分别拉动GDP增长0.5、0.5和0.2个百分点。上面几大类对GDP贡献了5.1个百分点的增速,使得二季度总体经济摆脱疫情的影响。

在从经济增长短板行业看,批发零售业、建筑业还没有从新冠肺炎的肆虐中恢复到正常水平,分别拉低GDP增长1.4和1.2个百分点;规下工业、交通、住宿餐饮业稍起色,拉低经济增长幅度回弹0.5个百分点,但依然分别拉低GDP增长0.8、0.5和0.5个百分点;此外,营利性服务业(市场服务中心)拉低GDP增长0.3个百分点。

具体各行业、各分项指标与其抽样对象、责任部门,详见表《2020年1-2季度马山县地区生产总值增长0.1%支撑分析》

四、注意统计核算制度变化带来的影响

1对农业的影响一是农业的柑橘类统计,2019年一季度产量统入2018年四季度,今年按实际农季统计,基数不确定;二是渔业的统计数据来源变化,由统计部门改为农业农村局统计,难以把控基数;三是农业增加值增速是在农业总产值同比增速的基础上打8折,造成的影响是比往年计算方法损失了0.2%GDP增长。

2对工业的影响一是不再用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来推算全部工业增加值,而将规上工业拆分采矿业、 制造业和电力生产业三个大类单独计算;二是规上、规下的结构比重,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成果进行调整,比如制造业以前的规上规下的比重是4:1,现在调整约为1:2,意味着我县今后要获得增长更要关注规下工业的增长;三是电力生产业(百龙滩电厂和协和风电)占全部工业的比重调高到54%,以后工业增长大大依赖这两家企业的数据增长,而这两家企业的增长只能“看风看水”难以把控;四是如果有风电项目年内能投产入库统计,将大幅度拉升工业增长,所以今年应该力保三家风电项目能有两家投产入统。

3对建筑业的影响。一是建筑业增加值核算不再考虑投资的增长速度,但投资增速依然是GDP增速的评估依据(定性评价);二是建筑业增加值的增速,几乎等同本地注册建筑企业建筑业产值的增速(还要考虑物价指数),数据大起大落,波动幅度大。

4对批零住餐业的影响。一是直接利用四个分行业增速计算增加值,没有调整的空间;二是限下抽样数据将纳入计算,我县目前限下比重高占比达90%左右,对增加值增速的核算影响很大。

5、对营利性、非营利性服务业的影响。首先是占比变化,去年这2项占GDP比重为5.4%和18.7%,今年调整到3.7%和27.5,比重变大,变成最大行业,经济增长在服务业,经济下滑也是服务业;其次是,非营利性服务业以前直接用财政八项支出增速推算,而如今,用分行业抽样单位的劳动报酬增速打5折推算,持续拉升有难度。

6、对“四下”抽样调查的影响。原由国家统计局马山调查对实施的“四下”抽样统计,自2019年起由统计局实施抽样统计。具体情况是,规下工业有61家,商贸住餐业企业、个体户45家,劳动报酬统计21家,服务业15家。这些调查数据将直接影响GDP的核算,统计局应该投入必要的资金、人力,更密切与部门沟通,力争做到应统尽统。

7、对经济工作责任分工的影响。经济管理部门是经济稳增长的责任部门,是政府经济工作的抓手。核算制度变化后,部门的经济责任如下:①经信局主管的工业、贸易、批零和营利性服务业(市场服务中心),份额为23.0%;②发改局(财政很关键)主管非营利性服务业,份额27.5%;③农业局、林业局份额20.0%;④住建局主管建筑业和房地产业,份额6.6%;⑤财政局(金融办)主管金融业,份额4.7%;⑥其他行业如居民自有住房折旧等不可控的份额是18.2%(区市将数据分割到县级)。

8、新核算制度不能很好反映县级经济的实际增长。核算制度改革,在大方向、省市一级能很好的反映地区经济的情况,也将杜绝地方GDP合计大于全国地现象,极大地提高了国家统计公信力。但是应用到县一级很不适应,甚至出现有谬常理现象。例如,党史研究室从业人员有6名,这6个人所发放的劳动报酬增速,就代表以前财政八大支出增速来推算总量大约为11亿元的GDP,简单粗暴,当然拉升也很快。

最后,显而易见全年的经济走势是“低开缓升”,随着疫情影响的消除各行各业将步入常态。预判依据有几点,一是考虑到去年猪瘟的影响,农业还是稳定增长;二是工业增长的基础比较坚实,特别是后续几个风电项目年内投产有望将是重大利好;三是非营利性服务业和其他县区的大趋势是一样的,也会大概率较高的速度前进。只要持续抓好“四下”小企业、个体户、建筑业、批零和市场服务中心舒困工作,二季度乃至全年的增长是有牢固的基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GDP翻番和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的硬目标完。